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微笑百事达大结局古风小说·墨染梨花(八)-苏落古风微小说

古风小说·墨染梨花(八)-苏落古风微小说

晚上躺在尚书府的上等厢房内,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老道们常言,女人是最难缠的,而寂寞的老女人更难缠,如今方晓,诚不欺吾陈进生。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辰,渐渐地有了些睡意。
向来无梦的我,那夜却做了个离奇而精彩的快意江湖梦。
梦中一个身穿白衣的红眼剑客欲来采我的花,当他的嘴巴离我的脸只有半寸不到时,墨予破窗而入。
两人很快纠缠在了起来,但红眼剑客明显落后于墨予,打得十分吃力。
最后墨予一手扣住红眼剑客的双手,一手挥袖抵挡,从容优雅地钳制住了采花大盗河图传。
看到墨予成功制伏了采花大盗,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力地为他鼓掌,然而事态再往下发展,却出乎了我们两人的意料,采花大盗虽占不利之势,却无半分恐惧,反而媚眼如丝,笑意酣然。
然后,他就着墨予的身子含住了他的唇。
吓得我直从床上蹦了起来。
背脊上汗涔涔的一片,掀开衣袖,鸡皮疙瘩全冒了出来。
与此同时矮到死,我又发现一个奇景公侯庶女,我花梨,又变回来了。
我兴高采烈地欢呼了两声,跳下床便去找墨予,这才发现我这一觉好睡,错过了好多好事。
原来张小姐被妖怪上了身,趁着我睡觉的时间,墨予已经把寄居在张小姐身上的妖怪赶走了。
墨予与张尚书交代好事宜董智芝,便要带着我告辞。
张尚书对这个准女婿虽然依依不舍,但看了看我,脸上露出暴殄天物的神色,一面忍痛割爱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问墨予种田玉,他是何时发现那小姐不对劲的,为何我没发现?又问墨予雾岛翔子,张尚书为什么突然肯放我们走了?为什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墨予侧目凝视着我,眼中有着从未有过的柔色,微笑百事达大结局摸了摸我的头,极其宠溺地道:花梨,我们回家吧。
回到月牙湾后,我们再也没出去过原和玉。
也不知是我敏感还是多虑,我觉得墨予变了,浑身上下的气也浊了许多。
但他变得最多的,还是看我的眼神,从平淡安静,变得热烈殷勤。
我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张婉儿的影子。
一日,墨予从我这里要了一小段头发过去。
我绞给他以后,好声好气地问:你拿我的头发干什么?
墨予笑道:自有妙处。
那时稍有不安凡欲成仙,却不往心里去。我一直觉得墨予比我聪明得多,情欲乃是问道修仙中的大忌,他铁定不会蹚这趟浑水的。
可是奔奔却在傍晚告诉我,她亲眼看到墨予把我的头发与他的头发用红线系在一起,绑在了何首乌上。
我大为震惊,赶紧向墨予求证。
墨予坦诚地告诉我:是的,花梨,我动了情,还是对你。
我想过他犯浑,却没想到他如此犯浑,私拉红线,这无疑是断了我的生路,掘了他的死路。
他走过来,拉住我的手。
我一抖,吓得把他的手甩开了。尾关优哉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我,里面一点情绪也没有,静如死水。
我说:墨予,别担心庸医治驼,这件事我会处理。
说完,落荒而逃。
我能怎么处理呢?其实我什么也不能做,我甚至不知道他何时动情,为何动情?
万般无奈,抱着侥幸的心理,我连夜烧了三支香招来了母亲。
母亲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先是狠狠地拧着我的耳朵说我傻,竟将金丹分了一半给他人,然后才向一同与她下地的九天玄女请示,可有妙法。
九天玄女看了我第一眼,淡淡地问:你否可对他动情?
是否对墨予动情?我想都没想就直接说了没有。
然而话刚出口,竟觉得内疚。
说我不喜欢他,那是假的,姑且不说他的体贴入微,机敏睿智,即便赌上我们我们多年来的情谊,我也是喜欢他的。
即便九天玄女的眼睛,像是一张明晃晃的镜子,将我从里到外照得干干净净,这时我依旧一口咬定,我不喜欢他。
九天玄女点点头,掐指一算后,对我和我母亲说:事情倒是不难办,只要将花梨的头发再截一段下来植在其他女子的头上,让其他女子与他相恋即可,不过倒是可惜了那花精。
这法子虽然可行,但我却后悔了,正想说什么,却被母亲拦住。
想来共患难同生死是义举,可你别忘记了,这件事你本来无错。他不过是多耽搁几百年不能修仙,你何苦又去陪着他最后让你们俩都万劫不复?
利弊一分,我刚鼓起的勇气,又打了退堂鼓。
我母亲是明眼仙,见此事已经定下,又赶紧趁热打铁向九天玄女举荐:这孩子,心眼儿实。
九天玄女笑得十分客套:以后上来,可在我坐下侍奉。
我娘朝我使了个眼色,我赶紧朝九天玄女跪下行了大礼,算是提前入了她的门。
但是,那头发必须要你自己去植。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