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微博签名女人千万不要光着睡,长期光着睡竟然会变成这样...惊呆了-阳台养花知识

女人千万不要光着睡,长期光着睡竟然会变成这样...惊呆了-阳台养花知识

温度慢慢退去。
房间里凌乱不堪,袜子、裤子、T恤散落了一地,还有被扯成两半的内衣黄精蝮蛇丸。
秦菲赤裸着身子,用被子紧紧地把自己裹住,裸露出的肌肤上还有着被抓伤的痕迹。
“啪!”地一声,一沓红色的钞票甩在她的脸上,随后四散开来,落在了床上。
“赏你的!”
墨天宇居高临下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两年了,每次他睡完她,都会“重重有赏”,而这“赏赐”也是她唯一的收入。
尽管他们是合法夫妻,可他还是用这种方式来羞辱着她。
墨天宇不紧不慢地穿好衣服,迈开长腿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我们离婚吧。”
秦菲终于还是受不了了。
她不想再像一个妓女一样地活着。
墨天宇冷哼一声,转过身来。
“怎么,嫌少?”
墨天宇掏出自己的钱包,又掏出一沓钞票,走到了秦菲面前,崭新的钞票抽打着秦菲的脸,发出脆响。
“夜总会的台柱子一晚上也不过几千块,你看看你自己,凭什么要这么多,嗯?”
秦菲抬眼看向这个冷漠的男人。
“我们离婚吧,我是你的妻子,不是妓女,你用这种方式羞辱我两年了,够了吧?”
墨天宇捏住秦菲的下巴,那力道似乎要把秦菲的骨头捏碎一样。
“不够!秦菲,当初你给我下药的时候,就应该想过会有今天!”
他的话一字一顿,充满了恨意。
“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给你下药的人不是我!”
秦菲的语气很平静,同样的话,她都说了很多遍了,可墨天宇就是不信她。
“天宇,算我求你了,我们离婚吧,你不是喜欢若若吗?你们青梅竹马那么多年,你不娶她多可惜,就算是为了若若,我们离婚吧。”
“为了若若?你当初设计和我上床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你那个双胞胎的妹妹呢?”
墨天宇冷冷地笑着。
“那你说我算计你,可我为了什么?我……又不喜欢你!”
说这话的时候,秦菲急忙把眼神转移到了一边。
她暗恋墨天宇八年,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墨天宇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可你喜欢这个!”
墨天宇拿起钞票在秦菲眼前晃了晃。
“当年你们秦家破产,你上了一个三流大学,连工作都找不到,眼看着大小姐的日子过到了头,可不就想着找个靠山!秦菲,别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
秦菲苦笑,在她心爱的人眼里,她竟然如此不堪。
在M市,没有人不知道,墨天宇和秦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从小就被成为金童玉女,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墨天宇的生日宴上,和墨天宇上床的人竟然是秦菲!
本着负责的态度,墨家便让墨天宇娶了秦菲。
给墨天宇下药,抢走亲妹妹的未婚夫。
从此安小乐,在M市,秦菲多了一个名号:心机婊。
墨天宇决然而去。
秦菲抱着自己,眼泪簌簌而下。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她一定要离婚!
第二天,秦菲睡到了自然醒,墨天宇每次都要的厉害,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从来不会考虑她的感受。
每次他过来,她身上都是疼的没有知觉。
秦菲缓缓地起床,收拾利落就下了楼,她今天要回一趟娘家。
刚一下楼就看见一个贵妇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正优雅地喝着茶。
于子兰,她的婆婆,墨天宇的后妈。
“妈,你怎么来了?”
秦菲立即下楼,来到了客厅里。
于子兰斜了她一眼。
“这墨家少奶奶的日子过得可真够滋润的,这都日上三竿了才起床啊!”
秦菲难为情地垂着头。
“昨天晚上不舒服,起的迟了一点。”
“无所谓的,我们墨家少奶奶不需要做事,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也没关系,可是……该做的也是要做的,我问你,怀孕了没有?”
于子兰话锋一转,立即质问着。
她每次来这边,只有一件事金熙秀,那就是催生。
“没有。”
“没有?”
于子兰“噌”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两年了,你这肚子就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
不等秦菲把话说出口,于子兰左右开弓,“啪啪”就是两巴掌。
“你还想顶嘴不成?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看看你哪点儿比得上你的妹妹,相貌,相貌不行,身材,身材不行,气质,气质也不行,现在怀个孕都这么困难!”
“……”
秦菲咬着嘴唇,始终低着头。
“你说也就奇怪了,同样一个妈生的,一个就是天之骄女,一个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从小到大,人家秦若,什么都比你好,你就不觉得害臊吗?!我都替你觉得丢人!”
又是她的妹妹……
她从小就生活在秦若的光环下,结婚了仍旧如此。
秦若是人见人爱的白天鹅,她就是人见人欺的丑小鸭。
“既然觉得她什么都好,那你们娶她当儿媳妇吧。”秦菲咬着牙说。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于子兰指着秦菲,手指头恨不得戳到秦菲的脑门上。
秦菲壮着胆子抬起头来,反正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我说你们墨家娶秦若吧,我要和墨天宇离婚!”
于子兰抬手又是一巴掌。
“你竟敢说离婚?就是真的离婚,也轮不到你来说!你这个小贱蹄子!当初耍心眼爬上我们天宇的床,现在还敢提离婚!”
秦菲捂着脸,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我没有逼着你们墨家娶我,是你们非要娶我进门的!”
“你——竟敢顶撞我!小莲,翠平,给我教训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是,夫人。”
名叫小莲的佣人在房间里找了一根鸡毛掸子朝着秦菲就挥舞过去。
于子兰坐在沙发上,把头扭向一边,多看一眼秦菲,都让她觉得难受。
小莲和翠平可从来不会收着半分力气,哪怕秦菲已经倒在了地上,她们还是用力挥舞着鸡毛掸子,鸡毛横飞。
“行了,行了。”于子兰摆了摆手。
小莲和翠平收了手。
“我告诉你啊,识相的话赶快怀孕,不然的话,小心我剥了你的皮!”
于子兰带着两个佣人离开了。
家里的保姆张嫂和樱花急忙把秦菲从地上扶了起来。
“少奶奶,你没事吧?”
火辣辣的疼痛从全身的各个地方传来,秦菲默默地叹了口气。
这个婚,她离定了。
她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秦菲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张嫂和樱花互相使着眼色。
“有事就说吧微博签名。”秦菲缓缓开口。
张嫂面露难色,可还是开了口。
“少奶奶,昨天物业来催收物业费了,一共是八万八千块。”
“哦……”
秦菲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这墨天宇折磨人的本事还真的不是盖的,他不允许她出去工作,说是给墨家丢人,她全部收入都来自于他每次睡完之后给她的“赏赐”。
可他又偏偏安排她住进这高档别墅,又安排两个佣人伺候她,这里的一切开销全都是她来支付。
当知道她缺钱的时候,他又故意十天半月都不过来。
“我手里没钱了,先缓一缓吧。”
八万多?
她到哪里去找八万多!
“少奶奶,我妈病了住院了,你看能不能把这个月的薪水先给我平成四大歌姬?离发薪水的日子也没几天了。”
樱花急忙凑上前来说。
“等一下。”
秦菲转身上了楼,把昨天晚上墨天宇留下的钱一张一张捡了起来,一共一万一百块。
正好够给她们发薪水的,可是这薪水一发出去,她就身无分文了。
秦菲把心一横,反正她今天走了,就不打算回来了,索性把两个人的薪水都发了。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她就出了门。
用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打了车。
坐上车子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这栋住了两年的别墅。
“天宇,我走了……”
秦菲转过脸来,已经泪流满面。
她是喜欢墨天宇的,从见到墨天宇的第一眼开始,她就喜欢上了他。
可是,她小时候,皮肤黑,长得也没有妹妹好看,学习成绩也没有好,嘴巴也没有妹妹甜,人群中,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所以,当墨天宇和秦若在一起的时候,秦菲一点儿也没有意外。
知道自己配不上墨天宇,她只能偷偷地喜欢墨天宇,直到墨天宇二十二岁生日那一天。
她原本是随家里人一起给墨天宇过生日的,可哪知道一觉醒来,就看见墨天宇一脸怒气地盯着自己,而自己浑身赤裸,身下还有一点殷红。
就是从那一天,她成了万人唾骂的人,成了所有人嘴里的心机婊。
可能嫁给心爱的男人,她全都忍了。
两年来,她想尽一切办法讨好墨天宇,可她越是讨好他,他就越是厌弃她。
这样的日子终于到头了。
手机铃声把秦菲的思绪拉了回来。
电话显示来自体检中心,她前段时间去做了体检。
“喂,秦小姐,您好,您的体检报告出来了,报告显示您现在怀孕了,需要您做一个进一步的检查。”
“你说什么?”
“恭喜你啊,秦小姐,您怀孕了。”
听见电话里的声音,秦菲只感觉五雷轰顶一般。
她竟然怀孕了!
秦菲立即叫司机调转车头去了市中心妇产科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她忐忑地坐在了医生办公室里,不可能的,一定是体检中心搞错了。
两年了,都没有怀孕,现在怎么可能突然就怀上了呢!
“菲菲?”宋莲拿着化验报告走了出来。
“莲莲,我没有怀孕是不是?”
宋莲的表情有些复杂,坐在了办公桌前。
这宋莲是秦菲的好朋友,这两年她都是找她来看病,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菲菲,你的确怀孕了,妊娠六周。”
秦菲的心沉了下来。
妊娠六周。
她昨晚和墨天宇有激烈房事的时候,她肚子里怀着宝宝。
她今天早上被于子兰痛打教训的时候,她肚子里也怀着宝宝。
“不过……”宋莲话锋一转。
“不过什么?”秦菲猛地抬起头来。
“你现在有流产前兆,我建议你还是留院观察,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你婆婆已经催了你两年了,好不容易怀上了,可别……”
对于秦菲的情况,宋莲是一清二楚。
“可是……”
秦菲面露窘色。
“我没有钱……今天检查的费用,我恐怕……”
宋莲蹙了蹙眉,叹了口气。
“可你现在怀孕了,这是墨家的骨肉杨立业,他们不会不管的。”
秦菲扯着嘴角,勉强地笑了笑。
老天爷怎么可以对她这么残忍,在她打定主意要离婚的时候,却和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莲莲,我的情况严重吗?”
“这个说不好,只能有前兆,你月份还太小,现在什么都看不出来,你有什么症状吗?”
秦菲摇了摇头李恰。
“那还好,这个前兆是根据医学指标来的,不过也因人而异,你也不要压力太大金马岛战役。”
“那我就不住院了。”
宋莲摇了摇头。
“这样吧,我给你开点儿药,你回家以后尽量卧床休息,然后找墨天宇好好谈一谈,这毕竟是你们两个人的孩子。”
“嗯,这检查的费用……”
“我先替你垫上。”
“谢谢,我会还你的。”
宋莲给秦菲开了药,秦菲便离开了。
一路上,秦菲的脑袋里都乱极了。
她以前不是不希望自己怀孕,于子兰催得紧,她和墨天宇的关系又一度非常紧张,她也希望接着怀孕能缓解两个人的关系。
可她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秦菲还是回了秦家,她需要找个人商量商量邱县天气预报,娘家自然是她的依靠。
秦菲下了车,秦家的别墅空荡荡的,以前的秦家虽然比不上墨家一手遮天,可也算是豪门贵族,可是,秦菲的父亲秦忠经营不善,导致了秦家破产。
这两年总算有了点儿起色。林楚麒
几个佣人在忙碌着,可看见她就好像没有看见一样。
全Z市人眼里的心机婊,自然也包括秦家自己人。
所有佣人看见她,就只当没看见!
秦菲早已习以为常,拿着包上了楼,准备回她原来的房间休息一下。
“你爸爸说咱们家公司又开始准备上市了,这两年咱家总算是好过一点儿了。”
房间里传来了自己母亲林慧芝的声音。
“妈,这可都是我的功劳,你可要和爸说清楚了!”秦若的声音,“如果不是我那个傻姐姐送到天宇的床上去,咱们家哪有今天啊?”
“是是是,都是你的功劳!你放心吧,你爸说了等咱们家公司上市,绝对少不了你的股份!”
秦菲像是被冻住了一样站在门口。
是她的亲妹妹把自己送到了墨天宇的床上?
这个消息如同五雷轰顶一般!
母女二人正在房间里愉快地交谈着,只听见“砰”地一声,门就被踹开了。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一转头就看见一脸怒气的秦菲站在门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害我?!”
秦菲咆哮道。
秦若却丝毫没有畏惧,轻轻一笑,坐在了椅子上。
“姐姐,我怎么是害你呢?我这是在帮你呀,不然,你怎么能成为墨家的少奶奶呢?在墨家享受荣华富贵的是你,青梅竹马被人抢走,还是个落魄千金的人,可是我,我才是受害者。”
秦菲被气的浑身发抖。
“若若,你不是爱天宇吗?你和他在一起八年,青梅竹马八年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秦菲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秦若却仍旧泰然自若。
“我的傻姐姐,秦家都破产了,我就是嫁过去,一个如此破败的娘家,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我要当少奶奶,就决不能当一个窝囊的少奶奶!”
秦若的眼神里迸发出愤恨的光芒。
“你——”
秦菲指着秦若,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妹妹是个漂亮懂事的大家闺秀,却没有想到她竟然——
“所以,你可以出卖自己的亲姐姐?利用自己的爱情?”
秦若冷冷一笑。
“是又怎么样?姐姐,咱们秦家已经东山再起,这里面可有你的功劳,当初墨家给了888万聘金,你自己又把墨家给你的所有珠宝贡献出来,天宇觉得对不起我,私底下又给秦家注资一千万,还给了我三百万,咱们家就是靠着这些东山再起的。”
“……”
“可是,没有人会感激你的,大家都说你是心机婊,你拿出那些珠宝来,只不过是愧疚罢了,大家只会觉得你身为墨家少奶奶,才拿那么一点珠宝出来,简直太抠门,太小气了!而所有的功劳都是我的,哈哈哈——”
秦若的笑声尖锐刺耳,深深地刺痛了秦菲的心。
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妹妹竟是这般模样。
秦菲猛地看向林慧芝。
“妈,这你都不管吗?若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都不管吗?”
林慧芝满眼全都是鄙夷的神色。
“我没觉得有什么做得不对的。”
听见这话,秦菲更是觉得胸口疼得厉害!
这是自己的亲妈呀!
她们两个是双胞胎,因为秦若自小聪慧,又长得漂亮,天生嘴甜,自然讨父母喜欢。
父母有所偏爱,也在所难免。
“妈,小时候你偏心也就算了,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你最起码要主持公道吧?若若她害我,你就真的坐视不管?!”
秦菲紧紧地咬着牙,死死地盯着林慧芝。
林慧芝却不紧不慢地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我说秦菲,今天我就不妨告诉你,你呢,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
“什么?”
秦菲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林慧芝。
“你爸这个人啊天生就花心,家里有了老婆,外面还有了情人,我和你妈几乎是同时怀孕的,可你妈实在不争气啊,生你的时候就死了,你爸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我接进了门,我看你可怜啊,刚出生就死了妈新香港奇案,于是,我就连你一块养着,你爸不愿意被人说三道四的,就直接说你们是双胞胎。”
秦菲如同五雷轰顶一般。
自己叫了眼前这个女人二十多年的妈了,没想到她竟然只不过是自己父亲在外面养的一个情人!
并不是自己的亲妈!
林慧芝上下瞄了秦菲一眼。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到家了,你也不瞧瞧你自己,你哪一点比得上我们家若若?还和若若是双胞胎?我怎么可能生的出你这样愚蠢的女儿。”
秦若在一旁也大笑起来。
“你——你们——”
秦菲被气急了,直接冲了上去,揪住了林慧芝的衣领。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怎么可以?!”
秦若直接上前,一把推开了秦菲。
秦菲没有吃早饭,没什么力气,这一推直接把她推倒在地,她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怪就怪你自己蠢!怪不得别人!”
秦菲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起来,因为顾忌到自己的孩子,她知道自己决不能来硬的。
“好,我去找爸爸,我要把这一切都告诉爸爸!”
“你找了也没用,你爸爸如果真的在意你,当初也不会你妈前脚刚死,后脚就把我接进门,况且,这一切你爸爸都知道。”
秦菲咬着自己的嘴唇,鲜红的血流进嘴巴里竟然都不知道!
“我爸爸都知道?”
“当然了,他才不会在乎自己的女儿嫁给谁呢,他只在乎秦家是不是能东山再起,你爸爸现在正在忙着上市的准备,你如果不想挨骂的话,那就去吧。”
秦菲悲愤而去!
秦若和林慧芝看着秦菲愤怒离开,反倒是更高兴了,母女二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
不过,很快,林慧芝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若若吴栋材,你如果想把天宇抢回来,那可要抓紧时间了,这万一秦菲怀孕了怎么办?”
秦若听见这话,反倒是莞尔一笑。
“妈,你放心吧,她怀孕了才好呢!”
“什么?傻丫头呀!她如果怀上了墨家的骨肉,那肯定是不能离婚的,万一她一争气生个男孩,那可就更不得了,就算是离了婚,你嫁过去这日子……”
秦若看林慧芝一脸急切,急忙打断了她的话。
“你放心吧,妈,我早就安排了张嫂在秦菲的饭菜里动了手脚,每次天宇过去,张嫂就会给她熬汤喝,那汤里有我找人开的方子。”
秦若凑近林慧芝的耳朵,“是避孕的。”
林慧芝吓了一跳。
“避孕的?”
“没错,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两年都怀不上呢?都喝了两年的避孕汤药了,身子早就喝坏了,即便是怀上了,也得流产,即便是她命大生下来,也搞不好是个畸形,到时候只会让墨家更厌恶她!”
秦若面露凶色。
林慧芝这才稍稍放了心。
“这样最好我的三个母亲,可是,若若,妈还有一件事不明白,你当初是怎么想出来,要把秦菲送到天宇床上去的呢?兜了这么大的圈子,何必呢?”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