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微创双眼皮完结【月裹麒麟落梨白】杨落梨凤银麟-热文书城

完结【月裹麒麟落梨白】杨落梨凤银麟-热文书城
冷月高悬,煞气重重的幽溟河岸附近,一名蓬头垢面的蓝衣少女,在长满荆棘的杂草丛中慌促的逃蹿着。
她身受重伤,那些荆棘钩破她轻薄的纱衣,细尖的冷刺扎入她肌肤。
她疼的颤栗,脚步却依然不敢放缓,也不敢停下。
她生怕自己停下半刻,便会一命呼乎。
后面的黑衣人穷追不舍,个个想要争先夺了她的命。
不陆维梁!
他们是想抢她身上的一只血玉麒麟,和一张上古神赋碎片图。
并且杀人灭口。
她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这是师父在元神俱灭之前,死死拧着最后一口气冥土追魂,叮嘱她要用命保护的东西,绝不可以落入坏人的手中。
师父说,血玉麒麟一毁,凤衍将无法浴火重生,九州大陆也将会永堕黑暗,再无昼夜更替。
她不懂师父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这方血玉麒麟就是师父的命,是师父的心头血。
也是……师父深藏在心中的一抹伤。
眼底忽有波泽泛起,杨落梨咬紧牙根,抱紧怀中的血玉麒麟,脚下跑得更快,更疾。
她手臂上的刀口,汩汩冒着血,鲜艳的血液顺着手腕一路滑到掌心。
嵌抱在双掌之中的血玉麒麟,隐隐约约的散发出几缕淡淡紫光,若隐若现,杨落梨并未发觉。
她手心上的血,被那血玉麒麟悉数汲了个干净。手臂上的伤口,似乎也没有之前那般疼痛罗伦佐娜。
可杨落梨仍然不觉,她以为是自己痛麻木了,也就不觉得有多痛了。
月光孤冷的照在丛间,杨落梨疾步逃出那片荆棘,慌乱的跑向幽溟河。
幽溟河四围,弥漫着死亡的气息逍遥神游都市,满地皆是狼的皮毛,熊的骸骨。
白骨皑皑,堆积如山。
骨山上路冰纯,还栖着几只红眼睛的血鸦。
它们许是闻到鲜血的味道,目光凶残的盯向浑身是伤的杨落梨。
杨落梨有几分骇然,冷不丁顿了一下,待回眸望了一眼来的方向,那些黑衣人嗜血而至,她已无退路。
前有狼,后有虎,她手无寸铁,注定会死。
倘若真的会死,那她也不甘落入那些人手中,也不愿自己的血肉被那些凶残的血鸦吞噬。
她连连后退,退至幽溟河边仲晶。
师父曾说,若落入幽溟河,便无岸可上,它的尽头,是通往地狱之门。
心里一凛,杨落梨将手中的血玉麒麟嵌得更紧,倘若,她跳入河中,血玉麒麟是否就会永沉溟河之底,谁再也无法将它夺走?
而她,是不是也可以在九泉之下,与师父相聚?
意念乍落,手中的血玉麒麟骤然发出一道强烈的紫色光柱,直冲云霄,与月衔接。
与此之时,那些拔剑飞刺而来的黑衣人,见那紫光衔月高级炉岩碳,纷纷目露惧色,不敢轻举妄动。
下一瞬,只见那道紫光幻化成数道凌剑,将那些黑衣人杀个片甲不留。
杨落梨震惊在原地。
朦胧夜色中,她忽而看到一名贵气天成,容颜绝代无双的紫衣公子,脚踏月华,缓步自那片堆积如山的骸骨之中凛冽走来。
几只血鸦惊澜飞起,融入黑暗,幻于无形。
杨落梨木讷的看着,血玉麒麟发出的那道紫光,也在紫衣男子的出现后而渐渐虚弱下来,最后归于原来的平静。
“方才,是你救了我?”短暂的惊愕过后,杨落梨回过了神涂序新,目光澄澈坚定。
刚刚,她看得十分清楚,那几道凌剑是从骨山那边飞梭出来的,并不是那道紫光幻成利剑。
不过,他又是从哪里而来,为何之前并未发现他的存在?
杨落梨心中困惑,顿又问了句:“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男人却惘若未闻桃花宝鉴,他逆光而行,一袭紫色鎏金边长袍迤逦清绝,随着血腥之风翩动飞扬,轻缓的从杨落梨眼前掠过。
杨落梨盯着他清冷的背影渐行渐远,就在感觉他要消失的时候,男人倏而顿步,微微侧过狭眸望了她一眼。
刹那间,清风霁月,世间万物皆为失色。
他眉目清朗如星月,薄唇溢出的言语却无比桀骜幽寒,“若想活命,就跟着我。”
像是被施了魔咒一样,杨落梨未经过深思熟虑,便鬼使神差的跟着他走了。
走了一段路后,她骤然停住脚步,似后知后觉想起了什么,目光谨慎戒备的盯着男人,丝毫不敢松懈精灵鲨。
“你是不是也跟那些黑衣人一样,想要夺走我的血玉麒麟?”
她将血玉麒麟掩护在怀里,连忙后退了好几步。
男人没有回头,径直的走在前面,夜风飘来他清冷的声音:“我对长生不老,不感兴致。”
杨落梨心头一震,果然,血玉麒麟能开启九州大陆的光阴轮盘,得到长生不老之术扭转乾坤的妖言,几乎传遍了整个东澜国。
心底骇然,杨落梨的思绪瞬间清明了几分,或许眼前的男人只是在伪善,他或许是想用另一种法子来慢慢骗走她的血玉麒麟。
一番胡思乱想,杨落梨突然拔腿就往回跑。
听到身后慌张而逃的跑步声,男人澄净如月的狭眸敛了几许幽寒,却也有几缕意味难寻的冷冷笑意。
他仍然没有停住脚步,仍然向前一直走。
过没多久,方才慌张而逃的小女人,轰轰烈烈的又跑回来了。
跑得太急,一头撞在他坚挺的后背上惊叹不已造句。
“救……救我,我跟你……走。微创双眼皮”讲完最后一字,杨落梨就昏倒了下去。
男人将她娇小的身躯扶住,目光凛冽的望向空中飞旋而来的数十支毒箭,他神情自若,缓缓抱起手臂中了毒箭的杨落梨,转身继续往前走。白纬玲
在他转身之际,无数只红着眼睛的血鸦忽然从黑暗中现形,形成一张黑色大网,替他挡住了那数十支毒箭。
待那些射箭黑衣人追至,男人早已在黑夜中消失不见。
明朗的月空之下丘倩鸣,一驾极致奢华的鎏金龙凤马车,在云中徐徐掠过。
无数只血鸦铺在轿底,眼睛散发着耀眼的红色血光,无比骇人心魄。
月下的黑衣人似乎也觉察到了,正仰起眸,邃被几只隐在黑暗中的血鸦噬喉而死。
轿内之人,姿态慵懒闲逸,目光深沉的盯着怀中女人。
凝了须臾,他忽而抬手握住杨落梨手臂上的箭支,残忍一拔,痛的杨落梨额头冒出了冷汗,脑袋却仍是一片浑噩不清。
男人撕裂她手臂上的布料,露出箭的伤口,血肉淋淋。
他毫不温柔的帮她擦掉血渍,撕下一块布条正要给她的伤口缠上。
赫然,伤口下方有一个红色耀眼的月牙形胎记映入他黑眸之中能力起源。
红月胎印?
男人清冷的眉宇轻微一蹙,再次看向杨落梨的脸时,目光多了一缕愕然与疑惑。
不多时,他敛起疑色,抬手轻轻按住了自己有些发疼的左心口,城府深沉。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