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微光城市官场故事:《公款吃喝》-一一故事会

官场故事:《公款吃喝》-一一故事会

作者:码字匠
每天花几分钟,读个好故事
作者:汪黎明 编 辑:一一

荷花乡有个荷花村,村旁有个荷花荡创世霸神,十里方圆,碧波荡漾,荷花飘香,鱼虾满塘。在荷花荡边有个小酒家,名叫“近水楼”。你别看他店面小,名气却蛮大,因“近水楼”酒家有一位出名的厨师,名叫王阿根孔庆祥。
阿根师傅今年六十多岁,他原是省城一家有名饭店里的大厨师,退休回家和老伴开起了饭店。由于阿根师傅的烹调手艺高,烧菜味道好,人们纷纷慕名而来,生意非常兴旺。连乡政府都把“近水楼”酒家作为定点单位,凡来客人,都安排到这里吃饭,这“近水楼”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天天保证营业额。
乡里设宴归乡政府办公室的戚主任管。你别看他官衔不大,权力小,乡政府的公章由他掌管卡布达巨人,接待工作由他安排。他三天两头陪客人酒量越喝越大,老酒半斤八两不醉,啤酒五瓶十瓶能喝。口味越吃越高,中午吃鳗,晚上吃蟹薛宝琴是谁,夜宵还要吃大王八。因为他能吃会喝,大家干脆叫“吃主任”。反正吃完只要记个帐,朱翰墨签个字,到时候统一结算,公家报销。
转眼一晃到了年底,阿根师傅帐目一结川岛永嗣,零头不算正好十万。他拿了账本和发票到乡政府找戚主任要钞票。“吃主任”一看吓一跳,想不到吃掉这么多崛越二郎!乡里的财政原本紧张,更何况请客招待上面有文件,到时候,查出问题要受党纪处分。但是,白纸黑字,有凭有据,不付钞不行金曼龙。最后,戚主任说:“阿根师傅,您尽管放心,这笔钱迟早总会付给您,几天乡里没有钱,过几天有了钞票,马上就付款。”
既然戚主任这样讲,阿根师傅也没有办法,只好三天两头往乡政府跑,一有空就去讨。见了戚主任还要看脸色,讲好话,低声下气求他帮忙。熟悉的人知道他是来讨帐的,陌生的人还以为他是来讨饭的。
尽管乡里没有钱,但是,客照样还要请,酒照样还要喝麦克毕比,“近水楼”照样还要来。这可把阿根师傅害苦了,旧帐未清又添新帐,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自己和老伴一年忙到头,辛辛苦苦地干,不但没有钞票赚连老本赔光都不够,还欠了一大笔的债。
这天早上,体弱多病的老伴,由于劳累过度突然旧病复发昏了过去,阿根师傅连忙把老太婆送到乡卫生院医生说病情严重,要转送县医院抢救。这一下把阿根师傅急坏了,现在家里已经没有多少现钱了,老太婆这么重的病,这些钱怕是看门诊都不够。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赶紧到乡政府去把钞票讨回来。
阿根师傅一口气跑到乡政府,想找戚主任,可是办公室里没有人,七问八问,说是在会议室里开会激变玄武门,阿根师傅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闯进了会议室,开口就说:“戚主任,我老伴得了急病,你们欠我的钱……”
今天偏偏不是好日子,县纪律检查委员会下来检查廉政建设,现在领导正在听情况汇报,戚主任怕露馅,连忙起身将阿根师傅拖到了门口,板着脸警告道:“我告诉你,今天县里领导在召开重要会议,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捣乱会场,我叫派出所把你关起来!”
阿根师傅是个老实人,胆子小,被戚主任一顿训吓得脸色苍白心急如焚造句,浑身冒汗,半天才慢慢地清醒过来。他想起生病的老伴,还得马上送医院,于是只好到亲戚朋友那里去借。等他东奔西跑凑足了钱把老太婆送到县医院,一切都晚了,老伴再也醒不过来了……
老伴的不幸去逝,使阿根师傅悲痛欲绝,想想老伴跟着自己辛苦操劳了一辈子,到头来却连生病都没有钱看。现在老伴一个人先走了,自己活着还有啥意思呢?还不如跟她一起去黄泉路上也有个伴……
阿根师傅含着眼泪,把水池里养的,冰箱里冰的,凡是店里好吃的东西,统统翻出来,弄了一桌丰盛的宴席,开了一瓶茅台酒,在酒里放了一把灭老鼠的毒药,又在桌上摆了一对酒杯,两双筷子,准备与死去的老伴共进最后的晚餐。
一切准备就绪,阿根师傅坐下来正要倒酒,突然觉得肚子痛起来,而且越来越厉害,只好站起身朝厕所奔去。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阿根师傅刚刚到后院去上厕所,戚主任紧跟着走进了“近水楼”,这些天,上面廉政抓得紧异世邪帝,戚主任好几天没吃白食了,实在熬不住了,所以又找上门来至尊鬼王。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香味,抬头一看,哇,只见店堂里摆着一桌丰盛的宴席,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郭家颐,样样都有,还开着瓶茅台酒叶川的夏天。看着这满满一桌的好菜好酒,戚主任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阿根师傅阿根师傅!”戚主任叫了两声,他想问问阿根师傅,这桌高规格的酒席是那个定的。可是一连喊了几声津渊美智子,店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戚主任心想:管他是那个定的,我先吃了再说。自己身为堂堂的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哪个见了不怕我三分,大不了到时签个字完了。想到这里戚主任不管三七二十一坐下来就吃。
再说阿根师傅,他身体很棒,但就是有点小毛病,上厕所的时间特别长,起码要半个钟头以上等他从厕所里出来,走进店堂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那瓶放了毒药的茅台酒,快被戚主任喝光了。他急忙上前夺过酒瓶,说戚主任,这,这酒不能喝!”
戚主任醉酿醺地问:“为……为什么?”“这酒喝了,要,要出人命的!”
“你,你不要吓我……酒我喝得多了,这……不是假的…是真的!”啊呀!
“戚主任,这酒是我准备自己一个人喝的,我求求你,千万别再喝了!”
“你……说什么,这么多的菜……你一个人吃得光吗?来,我帮你吃……浪费是最大的犯罪芭利娅。”
戚主任边说边举起酒杯又要喝,阿根师傅连忙伸手去夺,“砰”地一下,戚主任翻身倒地。阿根师傅一看吓坏了,连忙叫了一辆拖拉机,连夜把戚主任送到了县医院。他求爹爹告奶奶恳求医生、护士,赶快进行抢救,值班的医生、护士都觉得奇怪,大家认识阿根师傅,前几天,他送老伴来看病,迟了一步没有救活,今天怎么又送来一个李时亮,忙问阿根师傅,“他是你的什么人?”
“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不,他是我的替死鬼!医生,请你们行行好,帮帮忙微光城市,一定要把他救活要不然,我……就没命了三线表怎么做!”
大家越听越糊涂,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阿根师傅从头到尾,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大家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一面赶紧进行抢救,一面向县里领导作了汇报。
等戚主任睡了三天三夜从昏迷中醒来,县纪检部门经过调查核实,已经对他作出了处理决定:撤销职务,开除党籍,吃喝费用太玄大宗师,全部由个人退赔,还要全县通报,让大家引以为戒。

故事会
每天花几分钟卢丽莉,读点好故事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