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微信素材再上庐山(二)-荒村一叟文学沙龙

再上庐山(二)-荒村一叟文学沙龙
景区内公交车始发站离宾馆不远,每人八十元的的费用是对任何人都没有优惠的,听说凭这张车票可以在山上玩七天,随心所欲地往返于各个景点。不过,估计没人会一次在这里流连这么多天。对于我们这些免了大门票的人,觉得花这点钱也算是应该的,否则的话,平白无故地享受那么多的旅游资源和周到的服务也有点儿过意不去。
第一天选择的一条游览路线不长也不短,估计四五个小时候后能回到牯岭的住处。这条路线就是先乘公交到花径公园,再从那里登山游览锦绣谷昭容赵氏。虽然庐山上有很多景点,但这两处是游人必到的。
花径公园在牯岭西南方向两公里处,旁边有一个风景如画的山顶湖,听人说这个湖以前就叫花径湖,后来因为其形状酷似一把手提琴才将其更名为如琴湖。这里曾是庐山三大名寺之一的大林寺所在地,在唐代曾被誉为“匡庐第一境”。传说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任江州(即今九江)司马时,曾在一个暮春时节来此游览,其时山下桃花都已凋零,此处桃花正含苞欲放,他在感慨之余,留下了一首桃花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姜修智,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柯蓝李泉。”安唯绫。园中有白居易草堂和花径亭等景点,传说亭中有一块巨石上所刻的“花径”二字是白居易的手迹。
听同行的导游说快猫网,白居易草堂原名庐山草堂,亦称遗爱草堂,始建于唐代。现在的这座草堂是一九七六年按文献资料重建的。乍一看,形似成都的杜甫草堂,也同样是茅屋三间,门前有一石雕像张江诗琴。都是仿造的人工景点,有些雷同也是不足为奇的。堂内陈列着白居易的著作和他在庐山活动的文献资料。


上山前,我们在湖边的石凳上歇了会儿。五月的如琴湖畔繁花似锦,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后来,我们又在山口的小卖部里买了两根可以伸缩的金属拐杖就跟着人流登山了。
二十多年前的那次庐山之行,我和我的两个同事是从仙人洞那头走锦绣谷的,这一次是反方向,仙人洞是终点。锦绣谷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才向游客开放的,它是庐山大林峰和天池山的交汇处,海拔一千零三十五米庄户刁,全长约一点五公里,全是蜿蜒于峭壁上的栈道。这里是庐山的一处观景绝佳处,碰到晴好天气,在庐山云雾的间隙中不但能看到九江全城,还能看到滔滔东流的长江!千百年来,这里曾留下了许多历代伟人的足迹,宋代王安石曾在此留下了一首流传千古的名诗——“还家一笑即芳晨,好与名家作主人;邂逅五湖乘兴往,相邀锦绣谷中春剑谍演员表。”陶渊明在这里吟诵过他的“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毛泽东主席也在此留下了大气磅礴的诗句——“暮色苍杜小啦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我们上山后第一个景点是天桥。那是一块横空而出的巨石,形似悬在半空中的一座桥。相传,明太祖朱元璋一次兵败至此,前有深渊后有追兵,突然天降金龙化成一座桥,才让他逃过劫难,成就大业。

与黄山相比,山路不算十分陡峭,但走得相当吃力。记得当年正值壮年,走这条路并没觉得有多累,毕竟岁月不饶人芭比华丽礼服,不服老不行。老伴走在前面好像比我灵便一些,微信素材但显然也是勉为其难。心想暴雨心奴,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登山了。
一路上走走歇歇,经过了险峰、采药石、人头石、谈判台、竹林寺等诸多景点,沿途用手机拍了好些照片(这次没带像机)。走到仙人洞时已经过了中午,天气很好,气温比山下低得多。我们在洞前的树荫下吃了点东西,还花十元钱买了两大杯热咖啡。
仙人洞是一个由砂崖构成的岩石洞,洞高有六七米,有十好几米的进深,因其外观形似佛手,故又称佛手崖。洞里有两处泉眼,俗称雌雄泉王嘉艺,终年不断达贝妮微博,仝正国清澈甘甜。这里飞岩可栖身,清泉可洗心庄洪兴,俯视山外白云茫茫,颇有远离尘世之感,所以这里又是道家的洞天福地。传说,正是因为吕洞宾在此修炼成仙,才将佛首崖改为仙人洞的。洞内有一石制殿阁叫“纯阳殿”万岁约阿希姆,殿中有吕洞宾身背宝剑的石雕像,殿前有一联——“称师亦称祖恋爱求证,是道仍是儒”。在洞的右侧还有一所挺气派的道观叫“老君庙”。

离仙人洞不远处有“访仙亭”和“新访仙亭”。据说,民国时期,在一个月明星朗的夜晚,蒋介石、宋美龄和马歇尔曾在此品茗赏月,他们闲坐亭中,看奇峰吞月,星斗闪烁,悠然自得,惬意非常。
回到牯岭街时已是下午,我们在一家不算小的饭店里吃了一顿饭。还点了一道庐山的名菜喝了点酒。那道菜叫“石鱼爆蛋”,听说石鱼是生长在瀑布中的一种极细小的鱼。味道挺鲜,有点像家乡的麻虾炖蛋,其实那种“鱼”也比麻虾大不了多少赵凌子。(未完待续)

长按关注本号。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