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山东仓储货架宋代绅士的居家生活——读宋代文章,体味养生妙趣-陈今尧医话

宋代绅士的居家生活——读宋代文章,体味养生妙趣-陈今尧医话

我说过中医文化不仅仅是关乎治病、吃药,还包括平时的身心修养。作为一个离不开书的人郑秀康,我认为读书也是一种有益健康的好习惯。
读书是为了邂逅相遇,在书中的世界,我与你穿越唐风宋雨,我与你捡拾秦砖汉瓦宗旭之,因为每一天的奇妙偶遇,生活因此而妙趣无穷。世上繁华凉意多,书中岁月春常在!
今日邂逅的是南宋进士罗大经。罗先生字景纶,号儒林,又号鹤林。其《鹤林玉露》一书,有一则散文《山静日长》,从中可窥见宋人日常生活之意趣。
《遵生八笺》(起居安乐笺·上卷·恬逸自足条·序古名论)载有此文,高濂将视其为养生论著什邡城市在线,原文如下(后面有译文):
唐子西诗云:“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余家深山之中,每春夏之交,苍藓盈阶,落花满径,门无剥啄,松影参差,禽声上下。
午睡初足,旋汲山泉,拾松枝,煮苦茗啜之。随意读《周易》、《国风》、《左氏传》、《离骚》,《太史公书》,及陶杜诗,韩苏文数篇。从容步山径,抚松竹,与麛犊共偃息于长林丰草间,坐弄流泉报告典狱长,漱齿濯足桑迪亚哥。既归竹窗下,则山妻稚子作笋蕨,供麦饭,欣然一饱。
弄笔窗间,随大小作数十字,展所藏法帖、笔迹、画卷纵观之,兴到则吟小诗,或草《玉露》一两段,再烹苦茗一杯勇者净化之剑。出步溪边,邂逅园翁溪友,问桑麻,说粳稻,量晴校雨,探节数时,相与剧谈一晌欧庆春。
归而倚杖柴门之下,则夕阳在山,紫绿万状,变幻顷刻窦爱莉,恍可入目。牛背笛声铁血东北军,两两来归,而月印前溪矣。味子西此句,可谓妙绝。
然此句妙矣,识其妙者盖少。彼牵黄臂苍,驰猎于声利之场者,但见“滚滚马头尘,匆匆驹隙影”耳,乌知此句之妙哉?人能真知此妙,则东坡所谓‘无事此静坐,一日是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所得不已多乎?”
若静下心来,清茶一杯,细细品读此文,可从罗大经的文字中,体验生活之妙趣无穷。
我们的心境,影响到我们如何看待生活。正如高濂在《起居安乐笺》的开篇所说:“人能安所遇而遵所生,不以得失役吾心,不以荣辱萦吾形,浮沉自如大宋美人传,乐天知命,休休焉无日而不自得汪林林,是非安乐之机哉?”
唐伯虎之《山静日长图》
所以,“治病”必须先“治心”,若是你的“心”放不下,那么医生要帮你治疗,效果就会差很多。不知各位能否体会得到合抱木装饰?
以下附上《山静日长》的译文。
山静
日长
唐子西有诗云:“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我居住在深山之中,每年春末夏初之时,苍藓长满台阶,落花铺满小路,门前无人造访,松影参差山东仓储货架,飞鸟鸣唱。午睡初足,汲取山泉水,拾来些松枝煮茶,慢慢品饮,随意翻阅《周易》、《国风》、《左氏传》、《离骚》、《太史公书》,吟咏陶渊明、杜甫的诗,诵读韩愈、苏东坡的散文数篇。
然后在山间小道上从容漫步,抚摸松竹,与幼鹿、牛犊一起仰面躺在林间的草地上,或者坐在泉水边漱牙洗脚。鞠倩伟回到家里,坐在竹窗下,与妻子儿女一起剥竹笋、摘野菜,吃麦饭,欣然一饱。
饭后在窗前整理笔墨纸砚,大大小小随意书写几十字,展开所珍藏的法帖、笔迹、画卷细细观赏,兴之所至则呤上几首小诗,或草书本人的笔记《鹤林玉露》一两段,再烹一杯茶细细品味。
出去到小溪边,邂逅园翁溪友,问问桑麻,说说粳稻,谈谈天气,预测一下近期是晴天还是下雨,也还讨论一下节令相关的事宜,这样一聊就是好长时间。回到家,在柴门边拄杖而立,远望夕阳到了山边,此时天际紫绿万状,顷刻变幻,目不暇接。牛背上传来悠扬笛声,牧童双双归来,一会儿明月就照印门前小溪了。”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此时再回味唐子西的诗句地府帝君,真可谓妙绝。此句虽妙,然而能够识其绝妙意境的人却很少呀!那些手牵黄狗、臂托苍鹰,驰猎于声利之场的人,只能看见‘滚滚马头尘,匆匆驹隙影’,怎么可知道此句之妙哉?人们要是能真正领会这中间意味,就应当像苏东坡所说的那样,“无事此静坐,一日是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所获得的寿数不是就很多了吗?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