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御景尚都宋元时期景德镇湖田窑的青白瓷枕-收藏家大视野

宋元时期景德镇湖田窑的青白瓷枕-收藏家大视野
点击上方“收藏家大视野”蓝字,直接免费关注。精彩内容,每天08:00如期与您分享彦摩吕!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词中提及的“玉枕”就是当时人们大量使用的青白釉瓷枕。瓷枕最早见于隋代,唐、宋、元时较为流行,南北各地瓷窑均有生产。瓷枕是古代人们生活中的夏令寝具,既可清凉沁肤,爽身怡神,又可明目益睛。可作头枕,亦可作为脉枕和足枕,甚至被古人作为镇宅辟邪之用。还有相当部分是作为随葬的冥器。
景德镇湖田窑是我国南方宋元时期重要的瓷窑遗址之一,自五代创烧以来,历经宋、元,至明代中晚期终烧。烧造品种繁多,胎坚釉润,尤以卵白釉瓷、青花、釉里红瓷著名。特别是五代至宋初创烧青白釉瓷,带动周围乃至广西、河南等地的窑场纷纷仿烧,形成一个庞大的青白釉瓷窑系。而其中以湖田窑烧造最精,冠绝群窑。湖田窑的产品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瓷枕的艺术水平最佳。瓷枕类形制多样,有马鞍形枕、长方形枕、叶形枕、蟠龙形枕、虎形枕、狮形枕、龟形枕等,同时还流行孩儿枕、仕女枕等。瓷枕时代伴随青白釉瓷的兴衰起落而相始终,从北宋早期乃至五代出现并流行,一直到元代都有生产。
北宋早期的青白釉瓷枕,造型多承晚唐、五代时期的风格,以马鞍枕为主。傅小芸有学者因枕体呈元宝状,又称之为元宝枕。枕底面平,枕面两端翘起,中间微凹。除底面外的5个枕面施青白釉,釉色多青白泛黄,呈现早期青白釉瓷的风格。釉面装饰褐色点彩恩度说明书,点彩呈圆斑状,有的排列成梅花形。一侧面有一圆形气孔刘羽禅,底露胎留有两个长条状垫烧痕。采用一个匣钵装一件器物并以长泥条间隔装烧。枕体的制作采用湿泥模压成型,然后粘接,最后施釉加彩。
形体较小,可能是作冥器或脉枕、足枕使用。图1为江西省博物馆收藏的马鞍形枕,白胎,除底面外施青白釉,并施褐色斑纹。枕面褐彩呈梅花斑状,斑彩略有晕散。同样大小的瓷枕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也收藏有一件,它们与图2景德镇湖田窑出土马鞍枕相比,不但造型相同,而且连点施彩的部位都相同,可惜该枕略变形,釉半涩。

图1

图2
北宋中期以后,早期的马鞍形枕仍有少量烧造,流行几何形枕、人物形枕、动物形枕、植物形枕等,枕面的形态有如意头形、荷叶形、扇面叶形等。纹样采用刻划、戳印、捏塑、堆贴、模印、雕刻等技法送灵澈上人,装饰以水波纹、钱纹、卷草纹和婴戏纹为主。
几何形枕大多作长方形,是宋元青白釉瓷枕的基本造型。唐、五代青釉长方形枕的长度和宽度基本相同,以矩形为主,枕线挺直,枕面较平。宋代青白釉枕,枕体多延长,枕面凹弧,中缩腰,较粗短,形体变大,长度约在15~20厘米。相比较前期的长方形和马鞍形枕,该类枕更具实用功能。装饰以刻划纤细的花纹为主,一类枕面四周弦纹内划水波纹或婴戏纹,另一类仅饰四周弦纹。
江西省博物馆、丰城市博物馆和湖田窑窑址都出土相同的束腰长方形枕,枕面略下凹,八角顶端均有“V”形缺口。枕体满施青白釉,枕侧面方正,一侧面留有一个圆形出气孔以及5个垫烧支钉痕,说明瓷枕是竖向置放在匣钵中装烧的,这是该时期青白釉瓷枕的一个细节特征。图3枕出自湖田窑遗址,枕面边缘由两根线条组成开光,内满饰篦划水波纹。整个枕体为分块制作粘合而成,器形规整。

图3

图4
人物类枕有孩儿枕和仕女枕,由枕面、人物形枕座和底板三部分组成。孩儿枕塑成单个或两个手持莲枝的孩童背向交体侧卧于扁平长方形或扁平椭圆形中空底板上,中间有圆形支柱承接枕面。枕面呈如意状,枕边缘下垂,枕面弦纹划水波纹。图4为湖田窑遗址出土的孩儿枕,塑一个孩童侧卧于扁平椭圆形中空底板上,头枕左手,右手握一莲枝横置胸前。孩童手戴镯,腹裹肚兜,下穿长裤,脚着软鞋。肥头大耳,双目紧闭,作沉睡状。嘴微张,面露笑靥,似做美梦。孩童眉清目秀,天真可爱。瓷枕外底面有4个支钉痕。
图5青白釉孩儿枕也出自湖田窑遗址,枕体塑成两个手持莲枝的孩童背向交体侧卧于扁平委角长方形垫板上。左侧婴孩右手支头,左手握莲枝;右侧婴孩左手支头,右手抱另一婴孩之胖腿。婴孩头扎双髻,头大体胖。瓷枕外罩晶润的青白釉,更显神清气爽。该器采用分部模压成型,细部圆雕而成。底面留有横向长条状垫条痕。这些不同造型的枕和采用的不同的烧造方法,反映它们应是不同的手工制瓷作坊的产品。这类手持莲枝的孩童据考证就是文献中的“磨喝乐”形象杨易德。“磨喝乐”又称“摩喉罗”“魔合罗”,是由土、木或瓷雕塑成的小儿。宋元时,每当农历“七夕节”,不论皇家贵族、官宦人家或普通百姓,家家户户都供养此种“磨喝乐”。该类瓷枕就是受此影响而设计的。御景尚都

图5

图6
人物枕中另有仕女枕,设计一身材颀长苗条的仕女屈腿侧卧在扁平委角长方形底板上,左手支撑头部,有的右手拥着四周饰有莲瓣纹的枕面承柱,人物线条柔和,表现出女子秀美的身材和恬静的神态。图6仕女枕出自湖田窑遗址,仕女身着交领长裙,胸露内衣,曲腿侧卧委角长方形底板上,左手支头。枕面虽残,但人物刻划细腻,裙边钱纹、内衣与袖口的纹饰清晰可见。底面留有两长条状垫烧痕。白胎,青白泛淡绿色釉。时代应在北宋时期。参考韩国新安海底元代沉船出水的和江苏镇江市博物馆收藏的这类瓷枕,其时代或许能延续到元代。
动物形枕与人物枕一样,由枕面、动物形枕身和底板三部分粘接而成。该类动物形枕常见蟠龙枕、虎形枕、狮形枕、龟形枕等。多数塑造各种动物造型置扁平椭圆形底板上,底板中空露白胎,留有4~7个垫烧支钉痕,说明该类瓷枕是采用支钉间隔平置在平底匣钵中装烧的。也有一些直接把动物塑成枕座。

图7

图8
蟠龙枕整体造型基本一致,均作两龙首相背的扭斗状。龙体中空,曲身交缠,两相拼搏。龙体置扁平椭圆形中空底板上。两龙相交处置圆形承柱,柱底四周贴塑莲瓣,上承如意形枕面郭小敏,枕面边沿下垂,枕面微凹,在二周弦纹内篦划水波纹僵尸宝贝。全器采用堆贴、圆雕、刻划、戳印、篦划等多种技法,手法灵巧,凝重豪放,具有典型宋代瓷器的装饰风格。
龙身装饰的花纹多样,有的饰圆圈纹(图7),有的装饰三角纹和圆圈纹,有的珍珠地纹上饰圆圈纹,绝大多数是多种纹饰综合运用(图8)。该类瓷枕较集中出自湖田窑遗址的琵琶山至龙头山山脚的战备公路一带,北京故宫博物院和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均藏有这类瓷枕,湖北省麻城的一座北宋墓也出土一件相似的蟠龙瓷枕。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系早年出自湖北汉阳宋墓,说明这一类瓷枕主要用作冥器。
虎形枕塑乳虎坐卧于扁平中空椭圆形底板上,后腿着地,前脚交迭,高鼻西川史子,凸眼,虎视眈眈,嘴巴紧闭,尾巴斜托于后腿右侧。有的虎身篦划直线为虎毛,虎背置与蟠龙枕相同的如意扁平状枕面,中有圆形承柱,底板露胎并留有5个支钉垫烧痕。器物的创意与制作蟠龙枕如出一辙。图9虎形枕出自湖田窑遗址,枕面虽残,虎气犹存,全身及底板面上挂施褐彩斑,有“画龙点睛”的妙用。

图9

图10
图10龟卧荷叶枕,塑乌龟卧于两侧上翘、形如船只的荷叶上,荷叶卷边,且划叶脉。龟背上划有龟锦纹,在荷叶及龟背上施褐斑。龟背中间承圆管状柱,柱底四周贴莲瓣,柱承四出荷叶状枕面。该器虽压塌变形,枕面粘连匣钵残片,但却是首次出土,甚为罕见。《史记·龟策列传》载“龟千岁乃游莲叶之上”,“有神龟在江南嘉林中……龟在其中,常巢于芳莲之上”。说明人们对长寿和美好未来的期望。

图11
图12

图13
图14
狮形枕有三类。一类,狮子立于扁平椭圆状底板上,底板中间有椭圆孔,边缘刻成花边状。狮身中空,狮背直接顶扁平如意状枕面。图11狮形枕乔迪·钱德勒,狮头侧向一边,立于扁平底板上,狮目斜睁,阔嘴露齿,高鼻,四肢粗壮有力,狮背枕面呈负重状。除底板粘有6个垫块露胎外,余满施釉,釉呈青白泛灰色。图12狮形枕与图11造型大致相同,狮背枕面,枕面残。惟眉、眼、嘴、爪、腿、尾等处施褐色点彩。狮背枕面残。上述二枕均出土于湖田窑遗址。另一类狮形枕,狮背顶一扁平椭圆状枕面,枕面微微翘起。
图13枕出土于窑址,器座及狮腿残,狮身篦划棕毛,尾斜贴,垂至底板。器形稍大。图14为第三类狮形枕,残存狮头部分,狮头紧贴在前肢上,刻划成欲向前扑的姿态。黄白胎,胎松粗。外釉呈青白泛米黄色。图15为江西省博物馆收藏的同类枕,但与图14狮子造型相比,动感少些,野性也减弱了。
植物形枕只见叶形一类,枕面承以圆角方形或椭圆形高足。有的底座外墙饰竖凹弦纹。有的椭圆状底座全封闭,中空,底面留有一圆孔。有的底座外面划缠枝牡丹纹。枕面呈荷叶状,中心下凹,两侧边微上翘,前低后高。枕面沿荷叶边划弦纹,中间开光,两组弦纹之间划水草纹、牡丹叶纹。这种类型的瓷枕磁州窑和定窑均有生产。图16叶形枕出上于湖田窑遗址,除圈足足端外满施青白釉,足端留有5块衬烧痕。

图15

图16
南宋青白釉瓷枕以几何形枕为主,北宋流行的动物形枕和人物枕较少见。枕体有变长的趋势,更加方便实用。几何形枕类的长方形枕更长,中部收腰更细,8个角内凹,枕面边缘装饰弦纹,弦纹内刻划或模印花纹,两侧面模印花纹,较多采用印花装饰条子肉的做法,在成型时即装饰纹样。纹饰有曲折纹、钱纹、狮子戏球纹、牡丹纹、婴孩戏水纹、孩童攀花纹、缠枝莲纹等。江西瑞昌市南宋墓出土一件婴孩攀花纹长方形枕,与图17湖田窑遗址出土的相同,一侧面留有5个烧造支钉痕,中间一个圆气孔,仍是竖向装在桶状匣内烧成。
几何形枕中新出现一类椭圆状枕,枕面与底板呈委角椭圆状,四周枕墙镂空,有的称之为镂空枕。底板、枕面、枕墙分别模制,然后粘接在一起,设计新颖。枕面多刻划纹饰,有双螭龙纹、荷叶纹、旋涡纹、牡丹纹等,四周枕墙镂空呈缠枝牡丹花叶形。有的枕墙内凹并刻划草叶纹。图18为湖田窑遗址出土的镂空枕,枕面刻划萱草纹,枕墙为镂空折枝牡丹纹,白胎,外壁满施釉,釉呈青白泛绿色。

图17

图18
另外在窑址中出土一些与这类瓷枕胎釉相同、纹样风格一致的枕面残片,这类枕面呈扁平椭圆形,装饰有不同的纹样,底面中间残留有圆形承柱痕。与镂空枕不同的是,其枕面下应有动物类或人物类枕座。图19枕面刻双螭龙纹,龙身蜷曲,刚健流利。纹样以刻划为主池秀媛,采用所谓的一边深、一边浅的半刀泥手法李西华。釉下的刻花纹饰因线条的深浅不同而积聚厚薄不等的釉层,积釉厚处呈色青绿,积釉浅处呈色青白,瓷釉因纹饰而显得丰富,纹饰也因透明的釉色而更加清晰,从而形成景德镇窑特有的刻花风格。烧成后釉色纯正温润名典在线神算,晶莹淡雅,犹如青白玉质。
人物枕则变得少而复杂,如江苏镇江市博物馆藏的南宋童子持荷枕,其童子的卧式、服饰和神态与北宋的孩儿枕相近似,而枕座则作榻形,下附四足,童子双手持荷叶梗茎,枕面荷叶呈下翻状。

图19

图20
元代湖田窑青白釉瓷枕形体趋大,雕塑精巧,多以建筑雕塑形和戏曲人物形枕为主。目前发现的有山西大同出土的透雕“广寒宫”神仙故事枕,安徽岳西出土的透雕八仙人物枕和江西丰城发现的“白蛇传”戏曲人物枕。
图20为江西丰城市博物馆藏的元青白釉建筑戏曲人物枕,其造型为一座仿木结构的彩棚戏台,彩结栏杆,玲珑剔透。戏台的檐枋均以勾连如意云纹作装饰,前后棚台较宽敞,两侧有彩门,窗口为透雕六瓣栀子花连弧图案,门柱上各有一铺首。门枋两侧悬挂彩幕,并有麻绞串珠如意结带。棚台前立双栏杆,栏柱顶端饰有盛开的仰莲图案。枕的前后左右共有4个棚台,内雕塑各种戏剧人物10尊,分4个不同演出台面场景,表演《白蛇传》戏剧中的借伞、还伞、水漫金山、斜塔救母故事。该枕完整地再现了元代戏剧舞台的结构形式,集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于一身,是一件罕见的珍贵文物。
(文章源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
(声明:尊重作者原创。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时,欢迎广大藏友投稿分享您的原创好文章。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刊发布文章,请另取标题,以免读者误会。如使用本刊标题,必须注明“转自公众号:收藏家大视野”。谢谢合作!)
本刊微信客服:770565645
长按二维码识别快速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等着您)
▼▼▼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