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徐露宋江的案情毫无冤处,为何自觉比窦娥还冤?-历史闻知社

宋江的案情毫无冤处,为何自觉比窦娥还冤?-历史闻知社龙船招聘网
在《水浒传》中有不少冤案,如林冲误入白虎堂、武松孟州被诬为盗、卢俊义身陷牢狱等,霍小红皆是被冤枉。而有一人的案情蜜丽娅,却无半点冤枉,从量刑上看也是被轻判。可是其却自觉比窦娥还冤,此人便是人称孝义黑三郎的宋江。

宋江在被刺配江州前,所犯的罪行主要有三条:其一通匪之罪,身为官吏却给晁盖等人通风报信,而后又与清风山的匪首搅在一起。其二杀害阎婆惜严家满,并最终以此罪而被刺配江州。其三为赚取秦明入伙而妄杀百姓阴霾娃娃,书中写道:“...却是宋江定出这条计来,叫小卒似总管模样的.....因此杀人放火,先绝了总管归路的念头梦回九九。

而宋江的所犯罪行,却也只发了杀害阎婆惜之罪,如果其他两项罪行并发的话,按当时的律法,也得是凌迟之刑了。而宋江被刺配江州也是轻之又轻了,书中写道:..满县人见说拿得宋江,谁不爱惜他肖秉林,都替他去知县处告说讨饶,备说宋江平日的好处。
知县自心里也有八分开豁他...宋太公自来买上告下,使用钱帛。那时阎婆已自身故了半年,没了苦主....本州岛府尹看了申解情由,赦前恩宥之事,已成减罪,把宋江脊杖二十,刺配江州牢城。

可以说宋江之案宦海风月,徐露无半点冤处万宝卡盟,然而宋江却在浔阳楼题反诗,牢骚满腹,仿佛自己比窦娥还冤。其词写道: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俹簁。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雠王子凌,血染浔阳江口。而且还不满意风月药师,又写了一首诗: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真不知道宋江还有何冤雠?要血染浔阳江口陆光达?宋江写这首反诗也并不是普通的文人,怀才不遇而发几句牢骚而已弑天剑仙。而是酒醉坦露心迹,宋江的心中一直有个黄巢。书中写道:..“我生在山东,长在郓城,学吏出身,结识了多少江湖好汉,虽留得一个虚名,目今三旬之上,名又不成,利又不就,倒被文了双颊黄培云,配来在这里...?

宋江的功名心太重,如果正道走不通的话,而走上邪道也是必然的。所以,即便没有黄文炳的揭发,宋江也迟早会落草的。劈开阎婆惜、黄文炳的品行不谈我的帝王生涯,宋江的两次牢狱之灾也都找不到任何冤枉之处。阎婆惜以招文袋勒索宋江不假,但宋江通匪是真;黄文炳揭发宋江是为了自己的前程,但宋江题反诗、戴宗送假信却也都是真蓝琼璎。可是,在宋江看来却完全是遭遇了小人的陷害,必欲杀之而后快。试想,因宋江而被无辜杀害的那些百姓又找谁去说理去?
聚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