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小蜜蜂也出来了
梨花、杏花、桃花都开了

徐渭作品大侠萧金衍01-三观犹在

大侠萧金衍01-三观犹在
1.
没有人能够抵挡赵拦江的剑;
没有人能抵挡住李倾城的笑;
同理可得,没有人能够抵挡住萧金衍的贱笑。
2.
萧金衍在成为大侠之前郭力维,曾经当过一届武林盟主。那时候,他刚从富可敌国的老爹手中继承了一笔可观的遗产,据说金额高达八十万两。那时,他风光无限,豪宅金屋,鲜衣怒马,奴仆成群,万人追捧。
他曾经一掷千金,就为了看秦淮名妓赵雅的屁股——因为有人跟她打赌,说赵雅屁股上一颗美人痣,当赵雅褪去衣衫的瞬间,他很痛快的输掉了一千两银子。后来有人告诉他,是赵雅与人串通好了骗他,他一笑了之,因为他觉得这个骗局很“雅”,正如赵雅的名字。
他曾经千里救急,因为恒山派掌门张俗飞鸽传书,山门中的茅厕墙倒了,让他送三百两银子去修缮,他快马三天三夜,赶到了恒山派。那段时间,恒山派山门中臭气熏天,看到张俗一张皱成菊花的老脸,他很痛快的付了钱,理由很简单,人有三急。当新茅厕建成,张俗老泪纵横带着门下弟子求赐名,他留下一句做好事无需留名。于是,恒山派山巅多了金衍公厕。
这些都是萧前盟主在任时期的光荣事迹中的星星点点,然而再好的牛也有拉不完的地,再好的身体也经不住夜夜七次。
如今,萧金衍只剩下一个“大侠”的名号,与之作伴的是吕公子。
吕公子并不是人,而是一头癞皮驴。萧金衍本想将它卖给村头做阿胶的老刘,可老刘寻摸了半天,吕公子浑身上下没有一块皮没有疥疮,最后只得作罢丹东老葛,这样,萧金衍被扫地出门后,这头癞皮驴也跟着一起住进了破庙。
3.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破庙的烂瓦照到了萧金衍的破衣裳深圳四大邪地,萧金衍这才起身,若在往常,他一般都是睡到正午过后才起床,用他的理论,这样就可以省掉一顿饭。
可是今天不行,因为三天前李倾城送来了拜帖,让他还一个人情。
远来是客。
有朋自远方来,尚能饭否?
萧金衍是个讲究人,自己再穷,招待客人也不能吝啬,要有酒有肉。
可是萧金衍的破庙中,米缸已经见底,墙上的酒葫芦,早已涮了几十次凉水,咂摸不出酒味来了。
萧金衍望着吕公子,阎妮兄弟,江湖救急,把尾巴贡献出来,如何?
吕公子鼻中喷着热气,没有理会萧金衍,不屑的转过头去,用瘦弱的身体去啃那扇门板,这是它十天的口粮。
萧金衍怒道,有本事别吃我的!
吕公子昂昂叫了两声,去院子里吃枣树叶。
将近七月,树上的枣儿还刚落果儿,青涩的很,萧金衍想了想,纵身上树,摘了十几颗枣子,放在一个破碗之中。又想了想,拎着破篮子,从身上翻出了几个铜板,到集市上买酒菜。
4.
李二酒肆。
萧大侠,今儿起的这么早?酒肆李二狗子笑嘻嘻的问。
今天我的至交好友李倾城要来,赶紧给我准备一葫芦好酒!说着,萧金衍将手中酒葫芦掷了过去,李二狗说嘚嘞,拿出漏斗竹勺,沽了一葫芦酒进去郑子豪,爷,一共十五文。
萧金衍道,记在账上!
李二狗沉着脸道,您到现在还欠着咱们三百文呢。
萧金衍傲然道,还怕我赖账不成?等我有钱了,连本带息,一并送上!
李二狗说这话您都说了八百多回了,影儿都没见一个。一句话,有钱没有?
没有,你能咋滴?
李二狗将酒葫芦一翻,一壶酒倒回酒缸之中。
萧金衍接过葫芦,闻了闻葫芦里的酒气,来到井边,灌满了井水,抿了一口,点了点头,味道还不错,就是淡了点。
菜市。
李婶儿徐渭作品,菜还没卖完呢?萧金衍笑嘻嘻道,可有剩菜叶子,给我捡点儿?
李婶儿说你来的巧,还剩下半筐菜叶子,一文铜板你带走吧高杏欣。
萧金衍挠挠头,能不能给打个折?
李婶儿破口大骂道,就一文钱,你还让我给你打折,信不信把你腿打折?
萧金衍道,嘘,小声点,好歹咱也是武林盟主,不看僧面看佛面,给点面子!
李婶儿嗓门越来越大,武林盟主怎么了,武林盟主买菜就不用给钱嘛?我告诉你,别用你武林盟主的头号来吓唬我,老娘我可不是吓大的,当年华山论剑的时候,洪老七买菜没给钱,我给他剁了一根手指头!
众人纷纷向这边看了过来。
萧金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是要面子的人芦璐,不就是菜叶子吗,我不要还不行嘛!说着,转身就走,李婶儿抓起一颗烂白菜,向萧金衍脑袋砸了过来。
萧金衍一转身,将白菜接在手中,笑道,李婶儿好人呐,祝你能再嫁出去。
李婶儿恼羞成怒,脱下鞋底就扔过去,萧金衍伸手接住,道了声谢韩明浍,朝着当铺跑了过去。
当铺伙计在正在高柜上看书,书名叫做《一只绣花鞋》,看得正紧张,忽然有人伸手递过一只绣花鞋,道芈丫头,掌柜,来看看这鞋能当多少钱?伙计吓得魂飞魄散,当看清楚来人后,原来是萧大侠,怎么,去哪家扒墙角,弄来只破鞋?
萧金衍说是李婶儿的。
砰!
柜门关上,伙计道,她的鞋你敢当多维网,我们也不敢收啊,上次她家一只老母鸡跑到李财主家里,李财主想据为己有,整座宅子差点没被李婶儿给拆了。
5.
临近正午,一位翩然佳公子和一个俊秀小厮骑着一马一驴,走在官路上。这位公子,手持潇湘竹作的折扇,腰中别着一根玉箫,一身装扮好不潇洒,他便是金陵李阀门中二公子,自幼相貌俊美,就连女人见了也自愧不如,号称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李倾城。
今日,他带着小厮青草来无名镇,拜访生死之交萧金衍。
李倾城的厉害之处,并不因为他的容貌无双,而是他的剑——倾城一拉夫德尔剑——天下最快的剑,天底下没有人比他的剑快,但萧金衍的刀除外。两人曾经比试过一次,萧金衍一刀能切三十七盘土豆丝,李倾城只能切三十三盘。
公子,什么时候到无名镇?青草饿了!
李倾城坐在马上,笑着道,马上就到了,萧金衍知道我要来,必然会好酒好肉的准备着,我呢,毕竟是门阀出身,不会吃那种粗茶淡饭的于都人才网,到时候就便宜你了。
青草嘟囔道,我就怕没到无名镇,我就先饿死了。
李倾城摊摊手,青草啊,那你就只有吃草的命了。
青草问,公子任笑霏,你说咱们李家高手无数,《剑经》问世,咱们派出几个老供奉,跟你一去夺就是,为什么还要请萧金衍?再说了,素闻那个萧金衍邪性的很,他怎么会答应帮你出手?
李倾城淡淡道,因为他欠我一个人情。
什么人情?
三年前,他去秦淮河喝花酒没给钱,被老鸨子扣在了城中三天三夜。
然后你给钱了?
李倾城摇头,不,我阉了一头驴,送给了老鸨子。
青草纳闷,公子我听不明白。
李倾城摸了摸他头,等你长大了,自然会明白了。
所以您料定,他一定会出手?
李倾城笃然,一定会出手!
6.
出手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出手摇钱宝!
萧金衍面前摆着一葫芦掺水的酒,不,确切说是一葫芦掺酒的水,还有十八颗青枣儿,一脸平静的望着李倾城和他的随从。
聚合内容